欢迎进入中国昌吉网!

  •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  • 新疆网络举报中心
  • 本网举报电话:0994-2343163
  • 当前位置: 频道精选 > 文化 > 文苑 > 散文

    诗意的秋天

    发布时间:2019-10-31 11:32:24 来源:昌吉日报

    作者 白云峰

    还没来得及感受秋天,冬天就接踵而来,两场雨后,气温一下降低了许多。霜降刚过,天气突然就冷了起来。树叶纷纷落下。冷飕飕的初冬真的来了。

    唐代诗人杜甫在《初冬》中这样描述:“垂老戎衣窄,归休寒色深。”大意是初冬季节,城里的大姑娘、小丫头最知温暖,春夏是她们最早换上诱人的绣裙,初冬是她们最先换上斑斓的大衣,围上丝巾,留给城市靓丽的风景线。

    毛头小伙不知冷暖,单衣单衫单长裤,要风度不要温度。真是让多少年老者眼热,年轻多好。公园里晨练的老人逐渐减少,个个包得严严实实。家家户户试水压、通暖气,生炉取暖,准备过冬。

    走入晚秋的乡村,霜落朔风起,天儿确实有点凉,但田野冬麦苗青青,一望无际,树上叶子一片金黄,在暖阳照耀下,光芒四射。庄户人的庭院里,到处堆满金黄的玉米,房檐下挂着一串串红的辣椒,窗台上摆放着几个大小不一的葫芦瓜,几只在田野里疯够了的麻雀,又飞回了院落;瞅人们不注意,俯冲下来或叼几粒玉米,或啄含一口堆放在墙角准备喂鸡鸭的碎麦粒,那样子慌里慌张。庭院里一只老猫眯缝着眼,在玉米皮编织的坐垫上晒太阳;看家的黄狗卧在主人铺好的棉絮上,抬头注视着进出的人们,偶尔“汪汪”叫几声。

    这个时节,父亲既不东家串西家,也不出去打扑克,而是在家扎笤帚刷帚。屋地里堆满了用水浸好的散高粱秸和芨芨草,父亲沏上满满一铁缸茶水,腰里系根结实的尼龙丝绳,另一端系在门框上。一根一根高粱秸和芨芨草经过父亲茧子手的摆弄,在绳子上滑动,用绳子扎紧,成为一把把紧凑的耐看的笤帚刷帚,堆满了半个屋地。父亲有时用力过猛,绳子突然断了,他摔个腚墩,自己则嘿嘿嘿笑个不停,他说扎这东西不能胡弄,要扎紧。

    逢集,他背上笤帚刷帚,到集市上叫卖,换来一叠叠辛苦钱。虽然没能发家致富,但也足以贴补家用。过去还为我们兄弟姊妹几个换来一些学习用品,使贫寒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剩余的会送给一些亲朋好友,左邻右舍。如今,进城工作的几个兄弟姊妹家里用的笤帚刷帚,依然还由70多岁的父亲精心挑选逐个送到家里。

    这个时节,父亲还要杀猪宰鸡、做粉条、编筐,给我们几个兄弟姊妹一家一份,斤两个数分毫不差。

    难得周末有时间,带着妻儿一起去看70多岁的父亲、母亲,车子刚拐过榆树沟的岔路口,一股清凉的寒气迎面而来,也就这么几天,杨树榆树的叶子加快了离去的步伐,金黄的秋叶落满草地。霜也给枯萎的丝茅草,穿上薄薄的一层铠甲。脚踩上去,一滑一滑的;风也都使人感到丝丝寒意,就连潺潺的河水,也泛着青光,给人冰凉冰凉的感觉。年迈的父母见了儿孙格外喜悦,一家人吃着热气腾腾的土鸡焖饼子。暖暖的气息弥漫着整个老屋。

    收获过后的大地呈现一片宁静,人们依然是忙碌的,挖萝卜、割玉米秆已接近尾声。播种上一排排的冬小麦,然后滴灌浇上冬水等到明天春天返青。转眼,秋去冬来的冬小麦苗似绿色的方阵,齐整划一,又将点点的绿点缀着新翻的土地。让人感受生命仍在生长,漫长的寒冬过后,定会迎来遍野的芬芳。

    岁月大抵如此。秋去冬来,一年的岁月已然走过了大半旅程。春花浪漫过了,夏风惬意过了,秋月沉淀过了,安心等待的是冬的那一片雪白。初冬的到来,多了一份沉静,多了一份从容,也多了一份超脱。去的已经去了或正在去,而来的,非要严寒过后,让你历尽天寒地冻,让你饱受雪虐风饕,才会有春的发芽吐蕊之日。


    友情链接

  •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手机版
  • 主管:昌吉州党委宣传部      主办:新疆昌吉日报社
  • Copyright © www.cjxww.cn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      中国昌吉网版权所有         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  • 新ICP11002978号
    新公网安备 65230102652540号
  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651201900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