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进入中国昌吉网!

  •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  • 新疆网络举报中心
  • 本网举报电话:0994-2343163
  • 当前位置: 频道精选 > 援疆 > 福建援疆

    重走林公路,在追寻中总有新感动

    发布时间:2019-11-13 11:56:30 来源:昌吉日报

      中国昌吉网讯(福建日报记者 谢海潮 林丽明)10月16日至22日,随“重走林公路·传承民族魂”采风团走进新疆,发现林则徐留在这里的记忆依然鲜活——在乐土驿·新疆驿站文化博物馆,广场立着林则徐披斗篷的雕像,馆内蜡像为父子戍边场景。伊犁林则徐纪念馆内,那尊高约3米的林则徐玻璃钢塑像,出自厦大教授李维祀之手。昌吉小吃街摆的铜像,是林公(林则徐被尊称为林公)正与当地同胞一同品尝“九碗三行子”。

      仅所到过目而言,新疆的林则徐塑像之多,让我们这些“小老乡”惊诧于“见所未见”,这也印证了昌吉日报记者马瑜的一句话,“新疆人民从未忘记过林公”!

      大西洋最后一滴泪

      清道光二十二年(1842年)十一月初四日,林则徐抵伊犁所辖的四台。俗称“四台”的呼苏图布鲁克台,为清代察哈尔营驻军防守的一座驿站,通常设兵14名。在这里,伊犁将军布彦泰、参赞庆昌俱遣戈什哈(侍从护卫)来迎,给予了林则徐“前所未有”的礼遇。初五日,行经三台(鄂尔哲图博木台),日记载道:“此台四面环山,诸山之水汇一巨泽,俗呼为海子,考之前人记载,所谓赛里木诺尔是也。”是夜在军台住。按今之译名,蒙语称“赛里木卓尔”,意为“山脊梁上的湖”。

      林公眼中的赛里木湖,“东西宽约十里,南北长倍之,波浪涌激,颇似洪泽湖,向无舟楫,亦无鱼鲔之利,唯水鸟飞翔其间,人亦不能取也。泽中有小土山,不生草木”。今则称赛里木湖为“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”,缘于受天山山脉阻挡,这里成了大西洋暖湿气流最后眷顾之地。湖面海拔2071米,东西长30公里,南北宽25公里,蓄水量达210亿立方米,湖水清澈,透明度达12米,宛若一颗蓝宝石,成为全疆海拔最高、面积最大的高山湖泊。

      采风团一行至此,时为10月21日,农历九月廿三。近处山林已铺薄冰,牧草枯黄之中尚摇曳着几簇金莲花,此时风急浪涌,已有“山风水气,浸肌砭骨”的寒意。司机是伊犁本地人,喊着要抢拍“惊涛拍岸”,可见这里的“海子”平日“水波不兴”。山河举目虽异,今读《荷戈纪程》却无违和之感。有稍许出入的是,赛里木湖原本无鱼,即所谓“无鱼鲔之利”,但据当地人讲,自1998年从俄罗斯引进高白鲑等冷水鱼养殖后,赛里木湖不产鱼的历史业已结束。

      初六日,过塔尔奇沟,俗名“果子沟”。林公出关,“大车七辆,载书二十箧”“数千卷”,参读随带之祁鹤皋所撰《万里行程记》,书称此处为“奇绝仙境,如入万花谷中”,而林本人途经此地时,正值冬令,“浓碧嫣红,不可得见”,不过“沿山松树重叠千层,不可计数;雪后山白松苍,天然画景;且山径幽折,泉溜清冷,二十余里中步步引人入胜”,所以他揣度,“若夏秋过此,诚不仅作山阴道上观也”。

      来新夏先生(《林则徐年谱新编》著者)说他1986年8月乘车过果子沟,沿途所见,诚如《林则徐日记》所述而时在夏秋,景色尤胜。与前贤绕着盘山路不同,我们全程上高速,赛里木湖隧道穿山越岭。秋冬换季时节,沿途色彩更为斑斓,赤橙黄绿装点关山,还见到了慕名已久的果子沟大桥,桥梁全长700米,为国内第一座公路双塔双索面钢桁梁斜拉桥,就造型而言,果子沟大桥“S弯”的确“美冠全球”。初九日,邓廷桢迎林则徐入惠远城(伊犁将军驻地,今属伊犁州霍城县)。十一月初十日,伊犁将军发折为林则徐报到,并派他掌粮饷处事,又馈赠米、面、羊、豕、鸡、鸭等物。仅从西安出发至伊犁,历时4个月又3天,林则徐终于走完了这段赴戍之路。

      回首依依勒马看

      林则徐在惠远住了两年,戍所原在老城的东二巷。在日记家书中,他常常提及与将军布彦泰的交往,“布将军邀早饭……饭后于其署后亦园、野堂、射圃各处周历一游,见树木皆已含青,蔬畦正在下种,园丁数人挥锄起土,颇有郊原风景”“布将军招观弈,午后赴之,在彼晚饭,亥初始回”。

      只可惜,现今的伊犁将军府已经难觅林公往日踪迹。此后20余年,惠远城垣逐渐被伊犁河水侵蚀,又于清同治十年(1871年)沙俄侵占伊犁期间复遭拆毁,现仅存北、东面部分城墙和老东门土墙墩。光绪八年(1882年)收复伊犁,于旧城北7公里的今址另筑新城,规制如旧,占地面积却不及老城一半。但林公渠还在,造福百姓至今。来到伊犁州伊宁县墩麻扎(维吾尔语意为高坡墓地)镇的喀什河老龙口,但见河水浩浩汤汤,旱季亦无他处干滩景象,流淌不绝的自是天山雪水,而当代弯道式引水枢纽设计,堪称“编入教科书”的神来之笔。两岸为柳树林带,笼着一团绿烟,当中为林则徐立碑塑像,基座一侧铭文:林则徐谪冤戍边伊犁,捐资修建阿齐乌苏龙口,为边疆的水利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,边疆各族人民将永志不忘。当地人对林公发自内心的怀念,大到以纪念馆为载体,小至社区一角,也可找到寄托。伊犁州伊宁市艾兰木巴格街道湟渠社区,三层办公大楼,湟渠文化陈列馆占据整整最高一层,里面详细介绍了林则徐的贡献——

      垦复阿齐乌苏(面积十万余亩)荒地的唯一办法,就是引几十公里外的喀什河水,这是清代伊犁开屯以来最大的水利工程,也是乾嘉两代未竟之业。道光二十四年(1844年)五月,林则徐提出“分段承修”的施工原则,呈请捐资认修整个工程中最困难的龙口首段。难度之大“非亲临其境者,不得而知”,史称“北岸系碎石陡坡,高二三丈至八九丈不等,水傍坡流,须刨挖石坎。南岸坐在河流之中,必须建坝筑堤,钉桩抛石,方免冲刷之虞”。

      时年60岁的林则徐亲自督工,用工二十万有零,平均每日760人抢修,费时4个多月。全线竣通后,喀什河水从老龙口向西延伸至惠远老城,全长99公里,“十万余亩之地,一律灌溉,无误春耕”。时至今日,伊犁人民仍习惯将湟渠(阿齐乌苏大渠)称为林公渠。“湟渠是各族人民共同建设伊犁的历史见证。”社区第一书记李塞军说,林则徐与爱国爱疆、吃苦耐劳的“湟渠精神”密不可分。

      道光二十四年(1844年)十二月十七日,林则徐奉派从伊犁启程,履勘南路垦荒状况。道光二十五年(1845年)十一月初六日,他在哈密获悉起用之讯,即拟起身回京,并纪恩述怀:“格登山色伊江水(伊犁河),回首依依勒马看。”

      今天,位于惠远镇的伊犁边防史馆内,仿建了一栋林则徐戍所,将之打造成林则徐家风馆,又重新给林公安了家。他的精神和业绩,依然留在天山南北的土地上,留在新疆各族人民的心中。

      人生从此无低谷

      初到吐鲁番,湖南的援疆干部见面就送祝福:“理想事业新起步,人生从此无低谷。”原来,当地的艾丁湖低于海平面154米,是全国海拔最低点。吐鲁番地区所有的坎儿井均会流向艾丁湖。2003年的普查统计显示,全疆已查到的坎儿井数量为1784条,其中吐鲁番坎儿井总数就占了1091条。实际上,之后还发现了不少漏查的。

      身陷低谷,本是痛苦至极,“能耐天磨”的林则徐又是怎样迈开人生新步的?道光二十五年(1845年)正月十九日,林公赴南疆查勘垦地时经过吐鲁番,“见沿途多土坑,询其名,曰‘卡井’,能引水横流者,由南而北,渐引渐高,水从土中穿穴而行,诚不可思议之事”。以往在淮河、黄河、汉江诸多流域,林则徐治水之才声名远播,此次又有了新斩获,便加以改进并大力推广,仅在托克逊伊拉里克(今吐鲁番市托克逊县伊拉湖乡)就促成新增60多条坎儿井。历史文献中有关坎儿井的记录既晚且少。“为坎儿井写出较为详细说明并且留下直接文献资料的人是林则徐。”吾甫尔·努尔丁·托仑布克现为新疆坎儿井研究会秘书长,他说:“林则徐虽然在吐鲁番前后仅仅待了6天,但以其影响力,为后一段时期坎儿井在数量上的大幅增加起到了推动作用。”

      “林则徐是清代在新疆最具影响力的人,这多半是因为流传至今的林公井。”有着100多米长地下参观通道的吐鲁番坎儿井博物馆,在简介中这样写道:在民间也流传火焰山坎儿井是林则徐发明的这一说法,由此可见人们对造福子孙后代的事都是十分敬仰的。塞外风沙犹自寒,又传林则徐喜饮新疆糜子酒,而今昌吉州木垒县推出一款“林公井糜子酒”,说是用坎儿井井水酿成的。在新疆,有关林公逸事的传播和解读,总是显得率真而灵动,林公树、林公车、与托克逊名小吃牛骨头汤的关联,乃至依据他戍边留下的美食传说,研制出“林府家宴”——“三味牛肋骨”“馕炒包包菜”“油煎青萝卜”十多道菜。或许只是故事而已,但为人乐于接受,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:林公亲民形象的个性化和多样化,为其人格魅力增色不少。

      耕耘“乐土”的闽人

      《壬寅日记》记载:“(道光二十二年十月)二十日……三十里乐土驿,小坐。”《乙巳日记》又载:“(道光二十五年正月)初三日……又二十五里为骆驼驿,居民数十户,有宿店。”两则前后对比,不难看出“乐土驿”应为近音讹记,但日记中寥寥数语,仍为当地人津津乐道。乐土驿镇位于天山北麓,今属昌吉州玛纳斯县,曾为古丝绸之路新北道十二驿站之一,旧称“骆驼驿”。按照乐土驿·新疆驿站文化博物馆讲解员的说法,林则徐谪贬伊犁路过此地,目睹草木繁茂、牛羊肥壮、人民生活祥和恬安,当晚梦醒有感而发:“此地乃人间一片乐土也。”乐土驿这个吉祥的名字由此而来。日记还写了离乐土驿不远处,“又二十里塔西河,此地居民甚盛,闽中漳、泉人在此耕种者有数百家”。行至绥来县城,“此地旧名玛纳斯,今改为县,田土膏腴,向产大米,贩各处……人物之繁,不亚兰州”。

      今之乐土驿,遇见两位对口帮扶的老乡,莆田的龚冠雄和三明的朱昶凯,均来自福建省第七批援疆工作队。攀谈得知,玛纳斯碧玉色相庄严,尤以雕刻大件山水为佳,莆田方面曾组织玛纳斯从业人员参加莆田、杭州、厦门等地展会,销售额突破了6000多万元。三明方面则把食用菌作为助推玛纳斯农牧民增收的重点来抓。在新疆的福建人不少,还成立了昌吉州福建商会,举办过福建商人节。福建援疆前指策划的“八闽亲人游昌吉”丝绸之路旅游专列和包机推出后,两地交往更加频繁,2018年福建送客入疆游客数量达15.2万人次。

      伊宁有条福州路,那是先建了伊犁林则徐纪念馆而后才有了路名。连续几年,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免费为伊犁等兄弟单位办班培训讲解员。崔静说她受邀作为第一批伊犁学员,那是摄影、化妆、形体、礼仪、茶艺无所不学,曾被福建的工夫茶烫得哇哇叫。

      莆田方面还投入267万元资金,完成乐土驿·新疆驿站博物馆全方位修缮等项目。博物馆以爱国爱疆、民族团结为主题布展,自开馆以来,年接待游客超过8000人次。

      “国家设驿站,不仅仅是综合国力的一种体现,同时也是国家统一认同的象征。”乐土驿镇综合文化服务中心主任王铜顺说,历史上的驿站是一个复杂的信息传递工程,涉及驿道的修建以及畅通的护卫机构、官员职能的设置、交通工具的准备和管理,这里面有着许许多多的故事,其中就包含了林则徐与新疆那段不可被忘却的历史记忆。


    友情链接

  •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手机版
  • 主管:昌吉州党委宣传部      主办:新疆昌吉日报社
  • Copyright © www.cjxww.cn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      中国昌吉网版权所有          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  • 新ICP11002978号
    新公网安备 65230102652540号
  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65120190003